美少女小琳

2019-05-04


性经验呢则是只有少数3、4次而且都是在高中,上大学之后就没交男朋友了,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接触到性,大学时常和好友佩佩。


花花们谈论性方面的事情,尤其是佩佩,佩佩在学校是出名的”骚”,长发配上可爱的鹅蛋脸,再加上32E的大奶、23、24的三围,可真的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佩佩没固定的男友,所以只要对上眼,佩佩就会大胆的和对方做爱,所以校园里时常流传,佩佩又上了某某某,而不是谁上了佩佩而花花呢,跟我一样只有少数的作爱经验。


但是花花在大学时交了同班的同学小叶,小叶的欲望强烈时常和花花在做爱,所以常常看到花花和佩佩正在互相讨教性爱技术,而我也在旁边跟他们讨论,但听久了总是有点想要,所以我只好偷偷去买按摩棒来安慰自己,但是能忍我尽量忍,因为我怕被佩佩知道我私下有在自慰,不然我可能被她托去跟她杂七杂八的朋友做爱。


今年的夏天,我和大学的死党佩佩和花花还有班上的5位男生们来到垦丁,虽然我和她们从刚入学就要好到现在,但是…这次来垦丁却发生了令我震惊的事情也启发了我内心深处的”淫乱”。


我们早上8点集合,所以到了垦丁才中午而已,出完午餐后,我们决定下午到海滩玩玩,我们女生们都穿比基尼,我是淡蓝色的花花是黑色的,而最风骚的佩佩穿的却是有点透明的白色,而且Size还太小了,比基尼只能遮住花花1/3的大奶,下体的三角洲露出了1/3,一看就知道佩佩想勾引男人。


整个下午我们不是在海边走走就是打打沙滩排球,因为我们都很正加上佩佩骚的要命的泳装,所以总是吸引在场所有男生的目光,虽然这种感觉让我莫名的兴奋,但我还是怕怕的,而打沙滩排球时,佩佩不顾是否会走光努力的接球,不管是扑球还杀球每当花花的大奶晃起来时,一开始场边的男生们只有吹吹口哨、叫一叫,但是后来越来越过分,甚至还说“大奶再晃一晃奶啦,我没看够”、“淦!好骚喔今晚要不要到我房间打炮”…之类下流淫语,因为人生地不熟我们也不敢怎样,只能离开走人。


回到饭店后,用完晚餐,佩佩和花花他们要去接上的夜店玩,而我好像因为下午打球中暑所以头晕晕。


全身无力无力的,只好一个人再房间睡觉,睡了不知多久,感觉房门开了,当时我以为是佩佩他们回来了,而没想太多,但是过没多久,有人用布把我鼻子遮起来,顿时我知去知觉又进入梦乡。


张开眼睛时我没想太多,但是想起来时却发现我的双手被各自绑住,双脚也是,原本身上的丝质睡衣也不见了只剩黑色蕾丝边内衣和内裤,下体好像感觉到某个东西仔细看看天花板发现这根本不是我们住的饭店。


“难道是这强奸?!是谁要强奸我?!”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阴道传来轻微震动,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正传上来,这时旁边有人说:“小妞,你终于醒来了,我等你等好久喔,从下午看到你们骚妹3人组打球,我的老二早就胀的痛死人了,尤其是白色比基尼那个大奶妹,本来想说在房间要一次干爆你们三个,但谁知道只剩你一个在睡觉,就先抓你来啰,等等也要抓剩下的两个来干”


因为我躺着看不到他只能回他话“你是谁?干麻要这样对我,快放开我!!”


“放开你简单,但是你得先让我们爽一爽!!”我们??难道不只有他一个,旁边传来很多脚步声,且开始有人在我身上来回抚摸,胸部、腋下、肚子、大腿甚至是脚趾,都不知道总共有多少只手再爱抚,此时男人又说话了“你有选择你是要自己来服务我们,还是要被我们轮奸呢?”


听了这句话之后,我绝望了,我知道我已经逃不了,只能被强暴了,我已经放空了这时别人男人却说


纬哥不如我们来调教调教她,凌辱到她自己来给我们干!!”


下体的跳蛋越震越强烈了,而我的身体也跟着热起来了…


大家好,我叫小琳,正值花样年华的21岁,身高162拥有乌黑的秀发,至于三围呢?嘻嘻~不告诉你们。


性经验呢则是只有少数3、4次而且都是在高中,上大学之后就没交男朋友了,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接触到性,大学时常和好友佩佩。


花花们谈论性方面的事情,尤其是佩佩,佩佩在学校是出名的”骚”,长发配上可爱的鹅蛋脸,再加上32E的大奶、23、24的三围,可真的天使脸孔、魔鬼身材,佩佩没固定的男友,所以只要对上眼,佩佩就会大胆的和对方做爱,所以校园里时常流传,佩佩又上了某某某,而不是谁上了佩佩而花花呢,跟我一样只有少数的作爱经验。


但是花花在大学时交了同班的同学小叶,小叶的欲望强烈时常和花花在做爱,所以常常看到花花和佩佩正在互相讨教性爱技术,而我也在旁边跟他们讨论,但听久了总是有点想要,所以我只好偷偷去买按摩棒来安慰自己,但是能忍我尽量忍,因为我怕被佩佩知道我私下有在自慰,不然我可能被她托去跟她杂七杂八的朋友做爱。


今年的夏天,我和大学的死党佩佩和花花还有班上的5位男生们来到垦丁,虽然我和她们从刚入学就要好到现在,但是…这次来垦丁却发生了令我震惊的事情也启发了我内心深处的”淫乱”。


我们早上8点集合,所以到了垦丁才中午而已,出完午餐后,我们决定下午到海滩玩玩,我们女生们都穿比基尼,我是淡蓝色的花花是黑色的,而最风骚的佩佩穿的却是有点透明的白色,而且Size还太小了,比基尼只能遮住花花1/3的大奶,下体的三角洲露出了1/3,一看就知道佩佩想勾引男人。


整个下午我们不是在海边走走就是打打沙滩排球,因为我们都很正加上佩佩骚的要命的泳装,所以总是吸引在场所有男生的目光,虽然这种感觉让我莫名的兴奋,但我还是怕怕的,而打沙滩排球时,佩佩不顾是否会走光努力的接球,不管是扑球还杀球每当花花的大奶晃起来时,一开始场边的男生们只有吹吹口哨、叫一叫,但是后来越来越过分,甚至还说“大奶再晃一晃奶啦,我没看够”、“淦!好骚喔今晚要不要到我房间打炮”…之类下流淫语,因为人生地不熟我们也不敢怎样,只能离开走人。


回到饭店后,用完晚餐,佩佩和花花他们要去接上的夜店玩,而我好像因为下午打球中暑所以头晕晕。


全身无力无力的,只好一个人再房间睡觉,睡了不知多久,感觉房门开了,当时我以为是佩佩他们回来了,而没想太多,但是过没多久,有人用布把我鼻子遮起来,顿时我知去知觉又进入梦乡。


张开眼睛时我没想太多,但是想起来时却发现我的双手被各自绑住,双脚也是,原本身上的丝质睡衣也不见了只剩黑色蕾丝边内衣和内裤,下体好像感觉到某个东西仔细看看天花板发现这根本不是我们住的饭店。


“难道是这强奸?!是谁要强奸我?!”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阴道传来轻微震动,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正传上来,这时旁边有人说:“小妞,你终于醒来了,我等你等好久喔,从下午看到你们骚妹3人组打球,我的老二早就胀的痛死人了,尤其是白色比基尼那个大奶妹,本来想说在房间要一次干爆你们三个,但谁知道只剩你一个在睡觉,就先抓你来啰,等等也要抓剩下的两个来干”


因为我躺着看不到他只能回他话“你是谁?干麻要这样对我,快放开我!!”


“放开你简单,但是你得先让我们爽一爽!!”我们??难道不只有他一个,旁边传来很多脚步声,且开始有人在我身上来回抚摸,胸部、腋下、肚子、大腿甚至是脚趾,都不知道总共有多少只手再爱抚,此时男人又说话了“你有选择你是要自己来服务我们,还是要被我们轮奸呢?”


听了这句话之后,我绝望了,我知道我已经逃不了,只能被强暴了,我已经放空了这时别人男人却说


纬哥不如我们来调教调教她,凌辱到她自己来给我们干!!”


下体的跳蛋越震越强烈了,而我的身体也跟着热起来了…


口味推荐